曾经痴迷于光线,痴迷于构图;曾经痴迷于刁钻的角度和极致的瞬间。     曾经的痴迷,让我一度兴奋于按动快门的感觉,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按下它;曾经的痴迷,让我一度追求照片光怪陆离的精细,甚至忘了真实并不总是美丽的。      当我回头再看曾经痴迷的东西,除了华丽的“衣裳”,我看不到真实的血肉在哪里,更看不到血肉中的灵魂。      这是怎么了?      当相机的快门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,我想我更需要放慢拍照的速度,把更多的时间用来观察、体验、角色扮演和思考。每一次快门的按动,其实本都应该是有原因的,哪怕是现场的气味、耳边的声音、被摄者的一丝悸动都放佛会告诉我:按动吧。于是,缓缓移动步伐,调整呼吸的节奏,眼睛躲在取景框后,手指按动下去,快门的开合将我的感受和镜头前的真实场景进行了化学的融合。  其实,照片不一定对焦完美、不一定构图无暇、不一定光线叫绝,只要照片中摄入了灵魂,它就有了超越摄影本身血液。      如果我的影像能够摄入一丝丝灵魂的东西,就知足了。   (图片来自玛格南摄影师Moises Saman)
  摄入灵魂的光<br />
  摄入灵魂的光<br />

摄入灵魂的光
摄入灵魂的光